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福建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4 20:55:18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福建白癜风,康乐白癜风医院,澎湖白癜风医院,临沂白癜风会传染吗,安徽白癜风能否治吗,山西白癜风医院,可以治白癜风好的偏方

  

  本报美编 刘一飞 制图

  汤世杰

  1

  头一眼,对我从来都是致命的,一山一景一人,概莫如此。站在大朝山邦旭营区,我的头一眼,给了澜沧江两岸那些纯净、清新、湿润、宁馨、幽谧、寥廓而又空灵的山峦,一眼就醉了!

  水墨画,一幅幅,自然天成,烟云供养。那是几代大朝山人晨昏相对的画图,可不知会有几人,能在电站建成至今的近二十年间,一直读它品它?快二十年了啊,纵云来云往日升日落,朝夕之间有晦明之变,而每日每年地,就读那么几幅画图,到底是会读到俗艳厌倦,还是能读出别一番情怀?从那会儿起,我想我当去找个二十年如一日的读画者问问。至少一个。

  2

  有人返身指给我看,营区院子里有株菩提,丛生九枝,葳蕤苍翠——但这说法旋即遭到质疑,说那并非真正的菩提,最多是棵菩提杨。我心忽如风中树叶般轻摇。

  也许吧!也许是,也许不是,是或不是都没关系。

  惟内蕴的善与爱、圆觉与智慧,方是菩提甚或一棵普通大树的本义,如此,是否也有人曾长久默对,期豁然开悟,顿悟真义呢?也怪,后来在大朝山无论走到哪里,那株菩提似乎总在我眼前晃动。

  看上去,那树不像是后来种的,它已然那么高大。也即是说,它是大自然自己种下的。种子,是风吹来的,还是小鸟衔来的?追问刚刚开始,便已心事浩茫。大朝山的开创者们,当年凿腹开山建坝拦水建造电站时,势若摧枯拉朽,却没去触碰那棵树,倒恭谨小心地,接过了大自然递给他们的一枚绿色、智慧与圆觉的印信。

  诚然,并非每个大朝山人,都确凿地了悟这一点,但他们笃定都在有意无意中,看到过那株菩提,用眼或心。

  一株菩提深藏于中的善与爱、智慧与圆觉,会不会如一缕幽香,在大朝山悄然弥漫开去呢……

  3

  真走进澜沧江河谷,却是另一番壮阔: 云山茫茫。江流如画。钓者如蚁。陈子昂豪迈,道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呵呵,当然亦不见我,而此时,我却无须“独怆然而涕下”!

  多年前,在上游,我已见过澜沧江的青涩模样。千里奔行到了中游,它已壮实,能做事了能出力了——大坝截住的江水,流进电站的水轮机,转成巨大的电能。

  地下厂房里,十余公里长的通道蜿蜒犹如迷宫。然后,江水怀揣着一个梦想,继续奔向远方——就像大朝山那些在巨大的寂静也在巨大的轰鸣中值守着的老老小小的理工男!

  谁,曾触摸过他们的孤独与寂寞,谁,曾体味过他们内心的滚烫与苍凉?

  如今,在大朝山电站一线,几乎是清一色的年轻理工男!他们以青春的代价,管理着这座现代化电站。与人们往常对理工男刻板如恐龙的印象全然不一样,他们聪慧,开朗,健谈,风趣。

  他们的高智商高情商,他们的洒脱与机敏,都叫人刮目相看:脱下工装,换上运动服,能打一场经典的篮球羽毛球!稍事妆扮,便能在一部微电影中,轻松地出任男一号,且主动提出加戏。面对陌生来客,他们可以登上讲台侃侃而谈,毫不怯场……

  曾经,我也是个理工男,想想,却自愧弗如。

  4

  著名的昔归茶山,就在大朝山电站下游不远处。鸡鸣深山,云浮苍岭,茶佩枪旗。赶巧那几晚上,我们都在喝同行友人带去的昔归茶。大朝山的夜晚顿显芬芳。在悠长的回甘中谈论大朝山,滋味变得淳厚,连冰冷坚硬的钢筋混凝土,似亦瞬即温柔。明前茶的采摘时间尚未到来。

  想去昔归看看,无非验证一下三月的心情:我相信说到底,茶山和电站,都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慷慨赠予——几回从那株菩提树下走过,便突觉心有所悟。

  茶是有季节的,人也有,错过了便须再等来年。

  凡生命,都有个成长过程。而成长需要的,恰恰是智慧与觉悟。

  那天,我和刚四十岁的理工男曹福安,曾并肩立于一茶亭边,看春雨霏霏,听大江静流。茶亭檐口不时落下的雨珠,会溅出几声令人警醒的脆响。

  茶亭外,灰调子的木地板,水光倒柔和养眼。芒果花恣肆开放。木瓜树挂果了,青绿得饱满。更远处,是我们刚去过的昔归。

  澜沧江上,一座新的高速公路大桥正在架设中,桥墩已高出江面许多。

  刚刚喝过两杯小酒,曹福安轮廓俊朗的脸上显出几许酡红。我或也一样。我们的交谈湿漉漉的。菏泽长大,东北念书,毕业后到云南,这个山东汉子,口音已然芜杂。初来时电站尚在建设中,他被派往葛洲坝大江电厂学习,回来就成了大朝山的一员。掐指算来,在大朝山电站他已待了17年,足足是个年轻的老理工男。

  我没去问他在电站度过的分分秒秒,也没问他是否面对过那株菩提树,他倒似乎一眼就读懂了我内心的询问:刚到电站,年轻,单身,寂寞,便疯狂地迷恋上了技术的精进。

  除了值守倒班,偶尔面对如画群山浩荡江流发发呆,他突然起心要做一件没人吩咐却自己想做的事:从头开始,绘制一套整个电站的系统图。难道设计方、施工方没留下图纸吗?我问。曹福安说,有,只是不系统,我想自己来完成它。

  那当然是一种爱。

  花去一年多工余时间,绘制出一百多幅图纸,他终于了却了那个既小亦大的心愿,将一个年轻理工男的执着、专注,奉于天地!

  2004年,这份原只为供他自己学习用的《运行图册》,竟成了公司正式颁行的技术规范,几经修订仍沿用至今。若干年后,当曹福安成为发电运行部经理时,诸如《运行规程》《典型操作票》《事故汇编》等一系列技术规程的制订,便绝非偶然了……

  不料2016年9月,曹福安突然被调去做了跟他原来熟知的技术工作相比,完全陌生的一份工作,更多涉及到的,将是思想、文化、艺术甚至灵魂。听到那个任命,有几分钟他意外得心阵阵狂跳,好久才平复下来。

  他,或正是我在寻找的那个典型的理工男吧?

  5

  人之一生,无非一趟尘世生命的修行。

  生命的完成,较之一时一事的成功,乃更为悠长艰深的课程。你不应轻易放过每一个挑战,更不可随手扔掉每个突如其来的机会。理工男的可贵,在他有经过严格数理逻辑训练的科学精神,却端地容易少了些人文情怀。

  而一个好的企业,除了效率、产值、利润,还有一个无法以数字准确统计的指标,即每个员工作为人之一生的成长,个体生命的完善。

  大朝山公司总经理赵云亮,这位资深理工男,曾执掌国投一电站建设运营管理多年,是不是早就体味过文化的滋润,对一个企业生命气息的丰盈,是如何的重要?要不,怎会想到把曹福安这样一直干技术活的好手,调去搞文化工作?而那次公司中层干部调整,曹福安的工作变动并非孤例,共牵涉到七八个人,思路似乎是技术干部调去做管理,而原来的管理干部,则多被委任为技术部门主管。

  赵云亮期待的,显然除了整个管理团队的高效运转,还有每个干部的自身成长。

  志要豪华,趣须淡泊。

  物质丰富之后,精神情感层面的需求便凸现出来。而人文,灵魂,那是比一座电站要深邃复杂得多的神域,滋润它须得更专情,更用心,那决不比绘制百余幅技术图纸来得轻松。赵云亮的三年是这样做的,曹福安和他的同事们能行吗?

  要知道,此前,他新到的那个部门,创作摄制的MV作品《山若有家》,已在第三届全国总工会微影视大赛中获得MV类银奖及最佳制作奖。我当然没盘根究底地问他。

  闲聊中他倒说起,2017年春节,他一家四口回到大朝山,跟一线员工一起过了个欢乐的年。那时,离他调任新的工作还不到半年。

  想想,那是一份双重的团聚,家庭的,也是他和他的同事一起的。

  在那样的欢乐中,他初初品尝到的,是一个做文化工作的人的快乐与责任——这回他付出的,仍是一份难得的爱与深情。

  挥别大朝山那天早晨,天有点阴,抬头,却惊见山尖有一抹霞光——又是致命的一眼,或可吟陶潜“朝霞开宿雾”句也!

  空气湿润芬芳。

  深沉的夜晚刚刚过去,霞光红如梦想,而梦想总有撩人的美。回头望去,没看到那株菩提,料想它亦在修行的路上,有了梦想般的霞光,它能不能修成一棵真正的菩提呢?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济南治好白癜风